倒計時 02 | 追著光奔跑的女孩

作家王爾德曾說

我們都生活在陰溝里

但依舊有人仰望星空

如果認識了這位女孩

你就會明白

即使生活再苦再累

未來的每一天都要向著光奔跑


她的家在一條溝里

下了溝還要走很長一段山路

方圓幾里沒有一戶人家

有的只是家里的兩間破窯洞

還有村里大隊給他們修的兩間瓦房

去往白躍花家的路上

去往白躍花家的路上

院里的老窯洞

院里的老窯洞


迎面而來的是她的父親

他一邊熱情地向我們打招呼

一邊幫我們驅逐家犬

在這大山里

他終日以放羊為生

天是爹,地是娘

他放聲高歌

孩子們很聽話

這讓他覺得人生有希望

白躍花的父親

白躍花的父親

家里的羊圈

家里的羊圈


我們走進屋子

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

甚至連電視都沒有

只有13歲的妹妹和11歲的弟弟

很難想象他們的暑假是怎樣度過的

不過,即使是這樣

他們的臉上依舊洋溢著笑容

窯洞內景

窯洞內景

白躍花的弟弟妹妹

白躍花的弟弟妹妹


這是白躍花八十歲的奶奶

照片里的她正在洗衣服

三代人

全靠這位老人在操持

她已經老得走不動路

即使是這樣

兒媳那邊依舊有人來叨擾她

認為她沒有把兒媳照顧好

白躍花的奶奶

白躍花的奶奶


是的

白躍花還有一位智力殘疾的媽媽

從她出生開始她們就沒有說過話

見到我們,媽媽在向我們招手

仿佛在向我們說謝謝

白躍花的母親

白躍花的母親


在這樣一種艱苦的環境中長大

白躍花并沒有絲毫的抱怨

相反,她努力學習

勇敢地面對生活

但在談到她父親的時候

她還是落淚了

因為父親每天晚上要看羊

多年以來都沒能睡個好覺

白躍花中學時期的獎狀

白躍花中學時期的獎狀


白躍花憑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好的高中

在學校里她有一幫很好的同學

平日里他們會主動去幫助她

買什么東西都不忘給她帶一份

從小到大

面對生活中的善意

她很感激

面對命運給她的這副牌

她也無所畏懼

在今年高考

白躍花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華北理工大學

但高昂的學費對于她這樣的貧苦家庭來說

根本是無法承擔的一筆開銷

通過學校老師的幫助

白躍花聯系到了振東集團扶貧辦

希望能夠得到資助

后排右一為白躍花

后排右一為白躍花


振東集團在每年八月的最后一個星期日

會舉辦法定的扶貧濟困日大會

如今已有兩萬多名貧困大學生受到資助

隨后振東集團工作人員對其進行了家訪

白躍花成功得到了資助

如今的白躍花很開心

她終于不用再為上大學的學費生活費發愁

她可以安心地讀大學了

學有用的知識

努力把自己變優秀

她說她想要快點畢業

那樣就可以早點出來供弟弟妹妹上學

倒計時 02 | 追著光奔跑的女孩

作家王爾德曾說

我們都生活在陰溝里

但依舊有人仰望星空

如果認識了這位女孩

你就會明白

即使生活再苦再累

未來的每一天都要向著光奔跑


她的家在一條溝里

下了溝還要走很長一段山路

方圓幾里沒有一戶人家

有的只是家里的兩間破窯洞

還有村里大隊給他們修的兩間瓦房

去往白躍花家的路上

去往白躍花家的路上

院里的老窯洞

院里的老窯洞


迎面而來的是她的父親

他一邊熱情地向我們打招呼

一邊幫我們驅逐家犬

在這大山里

他終日以放羊為生

天是爹,地是娘

他放聲高歌

孩子們很聽話

這讓他覺得人生有希望

白躍花的父親

白躍花的父親

家里的羊圈

家里的羊圈


我們走進屋子

沒有一件像樣的家具

甚至連電視都沒有

只有13歲的妹妹和11歲的弟弟

很難想象他們的暑假是怎樣度過的

不過,即使是這樣

他們的臉上依舊洋溢著笑容

窯洞內景

窯洞內景

白躍花的弟弟妹妹

白躍花的弟弟妹妹


這是白躍花八十歲的奶奶

照片里的她正在洗衣服

三代人

全靠這位老人在操持

她已經老得走不動路

即使是這樣

兒媳那邊依舊有人來叨擾她

認為她沒有把兒媳照顧好

白躍花的奶奶

白躍花的奶奶


是的

白躍花還有一位智力殘疾的媽媽

從她出生開始她們就沒有說過話

見到我們,媽媽在向我們招手

仿佛在向我們說謝謝

白躍花的母親

白躍花的母親


在這樣一種艱苦的環境中長大

白躍花并沒有絲毫的抱怨

相反,她努力學習

勇敢地面對生活

但在談到她父親的時候

她還是落淚了

因為父親每天晚上要看羊

多年以來都沒能睡個好覺

白躍花中學時期的獎狀

白躍花中學時期的獎狀


白躍花憑自己的努力考上了一所好的高中

在學校里她有一幫很好的同學

平日里他們會主動去幫助她

買什么東西都不忘給她帶一份

從小到大

面對生活中的善意

她很感激

面對命運給她的這副牌

她也無所畏懼

在今年高考

白躍花以優異的成績考入了華北理工大學

但高昂的學費對于她這樣的貧苦家庭來說

根本是無法承擔的一筆開銷

通過學校老師的幫助

白躍花聯系到了振東集團扶貧辦

希望能夠得到資助

后排右一為白躍花

后排右一為白躍花


振東集團在每年八月的最后一個星期日

會舉辦法定的扶貧濟困日大會

如今已有兩萬多名貧困大學生受到資助

隨后振東集團工作人員對其進行了家訪

白躍花成功得到了資助

如今的白躍花很開心

她終于不用再為上大學的學費生活費發愁

她可以安心地讀大學了

學有用的知識

努力把自己變優秀

她說她想要快點畢業

那樣就可以早點出來供弟弟妹妹上學